「以前,她總是邊念我吃宵夜傷身,卻還是邊替我做吃的。」
  
  深夜12點,在幾乎快要生塵的廚房里,程宇呆呆地盯著冰箱在看,目光的另一端是一塊粉紅色的鮭魚,保鮮膜外的標碼上印著保質期限,那數字迫切得讓他難受,彷佛提醒著他與小瑾的愛情也要變質了。
  
  開了瓦斯,程宇撕扯開包裝盒,然后大手大腳地把鮭魚滑入油鍋里,結果油花霹靂啪拉地濺了一身,左閃右躲還是被刺得正著,好似在諷刺著他對小瑾的思念一樣,這麼狼狽,又痛得活該。
  
  憑記憶中小瑾做菜的順序料理,端上餐桌,是自己以前特別喜歡的檸檬奶醬鮭魚,但味道卻格格不入。魚是熟了,卻與醬汁貌合神離。同樣的食材,相似的料理步驟,不同的是,小瑾的檸檬奶醬鮭魚總是溫順爽口。
  
  「嗯,至少還能吃。」
  
  再切了一塊放進嘴里,一陣檸檬的酸味直沖鼻腔,只剩一個人的餐桌,難以下咽的不只有眼前的這碟魚。
  
  程宇一開始告訴我們和這位「最喜歡的女朋友」分手的消息時,眼睛還不時打量著隔壁桌的美女。向來主張「女人本為身外物」的他,對分合總是隨意從容。
  
  的確,若硬要以性別功能討論女人,每個女人都相同,比喻為身外之物真的不過分,丟了這個,再找就是。但感情不同料理,錯過的美味還可以回去根據先前的配方重新做,但另一半試到最后,剩下的只有回憶。
  
  那一夜之后,從來不下廚的程宇,時不時就會自己做些料理,每次和我們聚會結束后,他也硬要再去24小時的賣場繞繞,說自己煮宵夜吃比較健康。
  
  但我們都知道,他逛的,是想念。
  
  | 檸檬奶醬鮭魚 |
  
  Creamy Lemon Salmon
  
  # 食材 (1人份)
  
  三文魚菲力1塊
  
  蒜頭1瓣, 切末
  
  檸檬半個
  
  白酒50ml
  
  鮮奶油 100ml
  
  玉米淀粉 1/2 tbsp
  
  新鮮蒔蘿(Dill) 1/2把
  
  鹽&黑胡椒 適量
  
  # 料理步驟
  
  Step1. 三文魚洗凈擦乾, 撒上鹽和黑胡椒涂抹均勻后腌15分鐘。
  
  Step2. 平底鍋倒入橄欖油開中大火熱鍋之后轉中小火, 將三文魚兩面煎至七分熟后取出。
  
  Step3. 原鍋融化一小塊奶油后倒入蒜末用中火炒出香味。
  
  Step4. 倒入白酒煮約3分鐘讓酒精蒸發后開小火, 加入鮮奶油, 玉米淀粉, 一匙檸檬汁攪拌均勻。
  
  Step5. 將三文魚回鍋, 鋪上檸檬片以及磨一些檸檬皮放入一起燉煮到魚全熟. 最后擺盤撒上切碎的新鮮蒔蘿即可享用。